主页 > 问题门户 >《台北慢步》:殷海光故居 >

《台北慢步》:殷海光故居

发布时间:2020-06-10   浏览量:595   

 

书名:台北慢步作者:水瓶子出版社:玉山社出版公司出版日期:2018年7月13日

《台北慢步》:殷海光故居

殷海光故居位在巷弄内,若时光回到1960年代,殷海光被台大禁教,巷口有特务监控,《自由中国》杂誌停刊;殷海光想出国进修、讲学,却被政府禁止,只能靠太太夏君璐在外打工度日。

1928年出生的夏君璐,与1919年出生的殷海光,是1945年在重庆认识,之后靠着书信往来更加了解彼此。1949年,高中刚毕业的夏君璐,不顾家人反对,只身千里迢迢来台湾找殷海光。想像在一个动乱时期,妳会出国去投靠一个还不是男朋友的男人吗?可见是需要非常强大的勇气,而是怎样的爱情能让夏君璐如此抛开一切呢?

1949年,殷海光来台担任台大讲师,开设课程有逻辑、罗素哲学、理论语意学、科学的哲学等科目,并参加胡适、雷震、傅斯年等创办的《自由中国》杂誌。1954年,前往哈佛大学一年后回台大任教,并为《自由中国》撰写大量的政论文章,以笔的力量对抗极权统治。殷海光批判党化教育、反攻大陆问题等时政。

1956年,殷海光跟学校申请宿舍,但是台大已经没有房子提供,于是找了一块当时堆满了建材、垃圾的空地,自行规划设计盖了这栋好像是日式木造建筑,实际却是洋式格局的房子。房子的所在地旁有瑠公圳支流流过,但当时庭院里一棵树都没有,于是殷海光开始自己种树,并且疏通水圳,称为「愚公河」。

《台北慢步》:殷海光故居

殷海光在台大教学期间,年纪尚轻,深受学生爱戴,下课后师生经常一边散步一边讨论,也因此被称为「马路学派」。平日喜欢喝咖啡的殷海光,只要一拿到稿费,总会去买一瓶炼乳,打开后直接喝下肚,我想那是一种难得奢侈的幸福感吧!

目前在故居内展出台大校长所发的平反公文,说明台大当时受到政府压力解聘殷海光,应该引以为戒,不应该再犯。殷海光本名殷福生,当时台大的聘书都用这个名字,而殷海光是他写作出版时的笔名。

即使殷海光后来被停止教学,但是这群马路学派的学生依然经常来找老师讨论。《自由中国》停刊后,巷口有特务监控,老师怕学生受到牵连,多次在门口贴上字条,说明身体不适,请不要来找老师。即使是这样,学生依然如故,想必是因为那是一种能够呼吸到「自由」空气的味道吧?

殷海光书信中的字迹工整,行文白话且条理清晰,逻辑清楚,故居旁的模型上有自由主义图书馆的规划。故居附近这一大区的日式建筑群,树木高耸、绿荫扶疏,若未来能够继续保留,让大家来此读书,讨论哲学思想,一定很棒!

每次前往殷海光故居,总是在一条死巷子里被两排日式房舍包围,走进巷底的门,不高的殷夫子读书台映入眼帘,一旁种植着咖啡树,还有一个大水池,当时是给小女儿戏水用的。想着这些都是殷海光利用身体劳动,一个人一土一砖、慢慢堆盖起来的,似乎可以了解殷海光晚年无奈地在此创造他自己的小世界的心情。目前故居里的小山水池,可以说是自由主义思考的最后一块净土。

彭明敏,自由的滋味

殷海光的太太夏君璐曾说,在路上见着彭明敏的太太会悄悄点头打招呼。在那个年代,太太们彼此点头,都是非常奢侈的温暖。台大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授彭明敏,在34岁就取得正教授资格,38岁出任政治系系主任,当时,他就住在温州街18巷4号,与殷海光、周德伟是邻居。

彭明敏意气风发时,不但被派出国担任联合国代表团顾问,也获得十大杰出青年。1964年,他与谢聪敏、魏廷朝3人共同起草一份〈台湾人民自救运动宣言〉,不料在印刷过程中洩漏而被捕。1965年11月,蒋介石在国际团体施压下特赦了彭明敏,但其之后的生活却受到特务监控。

当年,在温州街18巷,可以很清楚看到特勤人员的吉普车,或利用杂货店作为日常调查的基地,可知当时的政府多幺害怕这些知识份子、教授、学者。

《台北慢步》:殷海光故居

彭明敏被判刑,一直到特赦后,都不知道可否恢复教职,但台大并没有收回宿舍,我想可能是为了监控方便。彭明敏与殷海光一样,曾经都想申请到国外讲学,也都被政府拒绝,最后彭明敏决定逃亡。

1970年1月彭明敏逃亡成功,而之前与特务周旋的4年多,其情节几乎可与电影比拟。如今的温州街,日式房舍拆除盖起了大楼,许多杂货店违章建筑也早已拆除,路边也没有停着特务的吉普车。我们走在路上要跟谁打招呼,也没人会特别记录。从台北刑务所旧址一路慢步过来,想像着这些得来不易的自由,眼前彷彿看到这些前辈们正栩栩如生地行走在街头,真的要感谢这些人的努力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