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问题门户 >戴季全专访:柯 P 说,你已经够黑了,做就对了! >

戴季全专访:柯 P 说,你已经够黑了,做就对了!

发布时间:2020-07-10   浏览量:314   

 

戴季全专访:柯 P 说,你已经够黑了,做就对了!

柯 P 找我的时候,我跟他说,你找我是要拿政治资本出来赌的,除非你保我,不然会像当初原本要进民进党的网路部,我要出面婉拒。我现在动作够多够大了,内外部都很多有的没有的东西,这样我们还要做这些事情吗?柯 P 跟我说,唉,你已经够黑了,我也没看过这幺黑的,再黑也是这样了,你就做就对了。

访问戴季全,谈他很多争议,他都先爽快承认,再一一论说;跟他打过交道的人都会发现,他想法的确很多,也能侃侃而谈,至于成绩,1 年初步检验应该就能分晓。以下是访问摘要:

问:你认为柯 P 看重你哪些专长,才找你担任这个工作?

答:2 月间,柯 P 有一天突然问我,如果我是悠游卡董事长,我会做什幺?我告诉他我的一些想法,但因为他以前也常会这样问,称不上徵询。后来交通局长通知我要遴选悠游卡控股公司董事,问我愿不愿意公布财产;反正我也没什幺财产,没房子没基金,只有我的公司股票,车子还有贷款,现金一点点。

遴选标準我后来才知道,在行销、资讯、金融(新形态支付)三个专长中,我是行销最优先,其次是资讯、网路相关背景。

问:柯 P 交付你的任务是什幺?

答:上任 1 年内把交易额翻一番,去年是 499 亿元,明年 3 月要做到 1,000 亿元。现在交通运输票证约佔一半,但这部分成长不会太多了,主要是小额消费要从 250 亿变 750 亿元。

问:有人批评公司现在是「三人决策」,你怎幺看?

答:我一开始只带一个祕书进来,也不好意思找我以前的伙伴,但一进来就发现,第一个要建立沟通管道的是市府,因为以前做运输票证只要跟交通局沟通就好,但小额消费愈做愈多,所以跟资讯局、观传局有互动,学生证跟教育局有关,社福卡跟社会局有一定互动,业务张开来,要找一个可以跟市府各局处沟通的人,所以找了廖泰祥进来;之后又发现议会出状况,大家都在修理我们,薪资什幺的,议会的沟通管道要建立起来,才把林筱淇找进来。他们的薪水绝不是外传的几百万元,看有没有百万吧?

三人决策?
「就算是,也没什幺不对」

我不知道讨论这个事情的目的是什幺,一个负责府、一个负责会,公司内部还是各经理部门负责。上来的案子拜託他们先看过,确认有没有缺什幺,check list,我没办法一个个检查,这个 SOP(标準作业流程),就算是,我也不觉得有什幺不对啊!

问:你的管理方式让同事无法适应吗?

答:我们决策有决策链。我发现公司的内控内稽有很大改善空间,例如核决权限是 1,500 万元以上送董事会,因此会把 5,000 万元的案子拆成 4 年,1 年就 1,250 万元,不用上董事会就决掉了;不然就是开口式合约,像使用悠游卡买咖啡就打折的活动,可是没订上限,结果活动结束后,就付了接近 6,000 万元的商品补贴,这种案子理论上都应该送董事会,但都没有。

分层负责表拿出来看,有 15% 的案子没在这个表里面,大家是怎幺决策完成的都不知道。我认为没有人在刻意做坏事,但管理不够严谨,所以我把所有案子都提上来,彙整完再放下去。在分层负责表里,百项要决策的事项,董事长要负责的是零,你不觉得这很夸张吗?会送上来的只有要用到董事长印章的才会送上来,其他没有一个统一清楚的标準;但我现在已经又放 5 成下去了,你看我办公桌现在公文少很多了。

有点子,没执行力?
「媒体没写我赚钱的公司」

问:你不信任公司原来的人吗?

答:我信任人,但不信任制度。没有制度,会变成没人干坏事,但干出来都是坏的,哪个公司都这样,就像我不认为我们政府哪个人真的坏透了,但运作起来为何搞成这样?制度出问题,就从制度面解决。

我一开始也认为同事里很多蓝的、酬庸的,但没多久就发现,你如果用酬庸角度处理,他就是酬庸给你看,但你用专业角度处理,他就把专业拿出来给你看,不行就换位子或离开。我也是因为柯 P 才进来的,这是事实。以前公司很少会议,只会拿签呈来问董事长可不可以,这是人治嘛,开会才会有讨论、才有会议纪录。我的会怎幺会这幺多?你要消化就会爆量上来,案子该处理没被处理,这不是我生出来的。

问:有人说你点子多,执行力不好?

答:如果我执行力不好,柯 P 怎幺选上的?我怎幺募资募到 1 亿的?还成立两家公司?一家(里斯特)因为野心太大想做虚拟货币交易平台,但我另一家新媒体(流线传媒)是赚钱的,大家都不会写。

问:所以你必须拿出成绩?会有压力吗?

答:是啊,但我压力不大,创业是事情很难,但事情的内容是很简单的,这边是事情很容易,但执行起来是複杂的,我在这里的转速不到我以前的二分之一耶。

执行力好不好,不外乎纪律、资源、团队,我不认为我的纪律是大问题,资源跟团队的确是有状况,有段时间我对人很高压,到这里我尽量不用这种方式处理,尽量对事不对人,以前我把每个人都当创业家来带,现在我不会这样了。以前我会有意无意展现人家很逊,这不好。柯 P 对我影响很大,他也会生气不满,骂人家无能,但骂完自己检讨,说用人还是要用他的长处。

问:外界批评你自己创的公司都没赚钱,为何还能一直弄到钱,甚至当悠游卡董事长?

答:你告诉我,过去 15 年哪家新创公司赚钱?我从开始创业 200 万元,做出一些成绩增资到 1,000 万元,再增到 6,000 万、8,000 万元,投资人也不是傻瓜,他不会投资那些没前景的,每个阶段我都有成绩;赚钱很容易,跟着市场现在的需求做就赚钱,但如果要创造还没产生商业模式或服务模式的事业,很可能在前段只有投资很难赚钱;如果我没成果,是不会拿到更多资金的,但他们不会这幺看事情……,现在我比较释怀了。

去年就有人说我捨年薪千万去接网路部主任,我哪有年薪千万,这不是我讲的。有一次我拿到《壹週刊》的时候我是难过的关在房间哭,那篇主要是讲张善政,旁边开个小小的视窗说我吸金一亿……

柯 P 找我的时候,我跟他说,你找我是要拿政治资本出来赌的,除非你保我,不然会像当初原本要进民进党的网路部,我要出面婉拒。后来一定很多消息到柯 P 那里,我们讨论 1 万元问题时,我跟他说你确定要那幺大动作吗?我现在动作够多够大了,内外部都很多有的没有的东西,这样我们还要做这些事情吗?柯 P 跟我说,唉,你已经够黑了,我也没看过这幺黑的,再黑也是这样了,你就做就对了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