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科技知名 >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 >

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

发布时间:2020-06-06   浏览量:344   

 

F1业界整体预算过高的问题,其实早就是存在已久的积弊,因此FIA趁着这次金融海啸为理由、终于可以大刀阔斧整顿一番;但这些措施究竟能不能省到钱?那倒难说…

每队平均付出2至4亿美元的年度预算、仅供两名正式选手出赛,F1可以说是世界上成本最高昂的运动之一,在这样的金钱堆积之下,最近30年来F1的开销节节高升、也一再提高了进入门槛。从1980年代将近40辆的参赛车数、到今年恐怕不足20辆的景况,F1的参赛数量几乎腰斩,但整体开支却继续倍增,从前只要车库里几个技师凑一凑就可以参赛,如今的状况却是大规模的风洞、全年无休的研发工时,只要没有车厂或是财团支持,便注定只有陪跑的份。

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与20年前相比,F1的参赛车手数量倍减,反映的是愈来愈多车队玩不起了。

这样的烧钱竞赛有什幺好玩?对于缺乏重量级金主支撑的车队来说当然是不好玩,但是财大气粗的车队可觉得好玩得很,凡事就靠砸钱来解决,而砸钱是会砸上瘾的,只要你发现砸钱有用,你永远会把砸钱视为当然方案,即便FIA都早已觉得这种现象很变态,但在如今的F1,背后没有重量级金主支撑的车队已经是极少数(事实上仅有一支),因此缺钱已经变成一种罪恶、不会获得竞争对手的同情,使得FIA的节约政策窒碍难行。

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F1的每一个零组件,都是高额花费重複开销的成果。

但确实没有天天过年的:去年发生金融海啸以来,消费市场遽减、各行各业都紧缩银根,直接就影响到了这些F1车队的挥金能力,12月底Honda宣布退出之后,业界担忧衍生骨牌效应,因此终于愿意配合FIA缩减开支──缩减开支应该是可以主动的事情,干嘛还要靠法规来设限?在这个社会,白纸黑字的东西都不见得有人照做,更何况去要求大家主动自律?「举凡对手都是贼」,没有人会笨到以为贼能够具备什幺善意。

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赛车的研发预算还包括了舟车劳顿的实地测试行程。

F1的厂队化趋势

当F1于1950年代初创时,车队即车厂、车厂即车队,因此「厂队」是当然条件,但在车队专业化之后,开始出现一些以经营车队为主业的公司,此时车厂大多仅为引擎供应者,由独立营运的车队自行研製车架。

到了20世纪末,又再度刮起厂队风潮、开始流行「整支车队一个品牌」,没有车架研发部门的车厂也纷纷併购现有的F1车队,像是Ford收购Stewart(更名为Jaguar,后又售予Red Bull)、Renault收购Benetton、Honda收购BAR、BMW收购Sauber等,而Toyota更是一开始即以完全厂队的体制创立参赛。

完全厂队的好处是事权统一(反正大老闆只有一个),虽然身在屋檐下、但是财务较有保障;而若表现不佳,受损的则是车厂整体的品牌形象、无法卸责给旗下哪一个单位或是哪一个部门,这就是厂队的两面刃──无论好坏,消费者都只会认品牌。

重複消耗的研发成本

F1的预算之所以会在赛车业界一枝独秀,即使撇开车队的烧钱习惯不谈,其实也与F1先天上的技术性问题有关:F1规定各车队必须自行研製车身,因为F1自诩为品牌研发的竞争,只有各队自行研製赛车,才能突显科技的独特性与竞争性。也就是说,每支车队都有规模类似的设备来研发造型类似的车身,但是车身上真正能够造成性能差异的其实只有很小部分,亦即其他部分都是车队各自花钱做一样的事,等于是同一件事花十遍的钱(以十支车队为例)。

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右为去年的赛车、左为今年的赛车,可以明显看出F1车身空力套件的简化。

研发的成本是很高的,除了原本对人力物力的投资之外,还会有许多的错误、失败、重做,这些不只是在工厂内发生的事情,还包括劳师动众拉到赛车场上进行实地测试,这表示各队不只在对相同的东西花钱,还会对相同的东西重複白花钱。现在FIA就打算与车队讨论出哪些是可予以保留研发空间的部分,其余部分便冻结发展、规格标準化,让大家都做一样,就不必在这里再重複花费研发的预算以及设计的工时了。

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Red Bull藉由「第三方供应」的法规漏洞,同时提供旗下两队几乎相同的车身。

拿今年的赛车与去年的赛车相比,你会发现以往车身上那些突来突去、乱七八糟、枝微末节的鳍片、小翼几乎都没了,因为今年FIA全面禁止这些附加配件,这些东西虽然对于製造车身下压力很有效,但是必须花费许多的试验成本、结果只能产生很小的差异,FIA限制了高成本的空气力学发展,就是希望车队能够回归初衷、以传统的机械方式(例如悬吊负载、配重)来处理车身的动态性能,减少车队在风洞测试、CAD(电脑辅助设计)、CFD(计算流体力学)方面的开销。

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引擎是F1车队成本的最大宗,也是通常只有车厂才负担得起的预算。

钻漏洞的「红牛科技公司」

要想降低整体研发成本、并同时拉近强弱差距,最釜底抽薪的方法就是让小车队分享大车队的研发成果、由大车队提供车身给小车队使用,这样可以节省小车队的开支(用买的总是比自己做要便宜)、也可以提高大车队砸钱设计产品的使用率(生产成本低于研发成本),但为了维持F1车队的独立性,FIA仍不开放这种「客製赛车」。

依照目前F1的规定,车队所使用的赛车不可来自于同业的其他车队,但是Red Bull却发现这个条文也没有规定要来自于自己,因此他们将车队研发部门独立、成立了Red Bull Technology,以这家「公司」所设计的赛车同时供应同集团的Red Bull以及Toro Rosso两支F1车队(仅发表时间与细部造型刻意做出些微差异),这样他们的车子设计产权虽非来自于自己,但也非来自于同业、而是「业外」(名义上非F1车队之事业体)。

去年Toro Rosso的首胜,证明了「客製赛车」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让小车队具备竞争力,但FIA却打算连这个漏洞也要封死。

动力心脏为最大开支

然而,在F1车队预算中佔最大比例的还不是车身研发、而是引擎!以2006年的预算报表为例,F1业界整体的开支共29亿美元,其中引擎开支即将近50%、遥遥领先佔第二、三位的车身研发(8.8%)及零件生产(7.5%),而Toyota全年花费4.18亿美元、Ferrari花费4.06亿美元,但Super Aguri和Toro Rosso却分别只花5,700万和7,500万美元,最大的差异即在于后者不用自行研发引擎。因此,FIA要想大砍F1车队预算,引擎问题当然是最重要的一环。

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在F1统一赛车ECU电脑之后,亦可以降低现场设备的複杂规模。

FIA主席M.Mosley曾于去年倡议「统一标準引擎」,方式包括各车厂依照同一份製作说明书生产同一款引擎、或是由其他厂商(例如Cosworth)统一提供各队引擎,但此举引来了厂队的同声反对:想也知道,引擎是车厂产品的一部分,厂队的赛车如果要挂上非自家品牌的引擎,这不是在全世界消费者面前砸自己的脚吗?更有甚者,M.Mosley为了分化FOTA(F1车队协会),甚至放出消息说除了独立车队之外、连Renault都已经同意使用由其他厂商提供的引擎,结果Renault当天即发表声明绝无此事。

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(设计对白)M.Mosley:「你们每年到底赚多少?报来看看吧!」F.Alonso:「懒得理你!」

在M.Mosley擅于硬干的压力之下,FOTA还是做出了让步,但他们所选择的是第三个方案:自2010年起以每年500万及150万欧元的代价向独立车队提供引擎及变速箱,这个价位已经是现行标準的五分之一以下,独立车队若不愿向厂队购买引擎,可另以相近价格选择其他厂商的引擎。接下来,FOTA更提案自2011年起将引擎规格改为1.8公升涡轮增压(现为2.4公升自然进气),估计成本可以再降30%。

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 Renault去年的马力整整少了Ferrari达30匹,却仍能获得两场优胜。

引擎动力平衡方案

FIA自2007年起实施「引擎冻结」规定,即F1引擎以2007年之规格为準、禁止再进行任何性能方面的升级,但正如本文开头所言,举凡对手都是贼,既然是贼,想办法钻漏洞也不足为奇。

去年Ferrari、Mercedes-Benz以及BMW三家车厂藉口降低零件成本或提昇可靠性,要求FIA准许他们对原本封印的项目进行修改,结果季末发现他们的引擎马力比其他车厂高了将近30匹,但这又是怎幺发现的?竟是来自在车身方面钻漏洞的Red Bull「对照组」:Red Bull和Toro Rosso使用相同的车身,但是后者资源较少、车手较菜,成绩却明显高于前者,他们终于发现问题出在各自所搭载的Renault和Ferrari引擎性能不同。

在Renault提出抗议之后,FIA同意今年让他们暂时解冻、补足30匹马力的差距,以回归公平竞争,但FIA亦强调这次性能升级以一次为限,打平差距之后将再行冻结。

从整体制度着手

前两年规定每具引擎须连续使用两站,今年则修改规则为每具引擎使用三站,但是开放了弹性空间:去年的「两站制」仅限制在週六排位赛及週日决赛,而今年的「三站制」则包含週五练习赛,但这三站可不连续,亦即FIA核准每辆赛车(每位车手)一年最多使用八具引擎,但这八具引擎容许自由调配,车队可以製造练习赛专用引擎、高速赛道专用引擎……等等,同一具引擎可以隔站或跳站使用,但如果缩缸率过高、导致一年八具引擎不够用,才要受罚。

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统一规格、甚至独家供应之后,竞争元素便不存在,降低研发成本、但也降低技术水準。

此外,今年还另增加了以下限制:

一、 引擎转速限制在18,000转,且禁止内部调校、仅开放节气门以及喷射供油系统。

二、除比赛週五之练习赛外,禁止所有季中试车(仅赛季前后可试车),全年试车里程数限制在15,000公里。

三、禁止风洞使用超过60%比例的测试模型以及超过180km/h(每秒50公尺)的测试风速。

四、依车队工厂所在地之法律,每年关闭运作六週。

五、各队分享轮胎及油料等资讯,减少车队监测员的人数。

六、依市场调查来评估更具有观赏性之比赛制度(例如新的排位赛方式或积分规则)。

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F1电池式KERS主要以现行的汽车混合动力为基础概念。

根据FIA的估计,推行以上措施之后,厂队的开销将可节省30%,独立车队可以节省更多。

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FIA有意强迫车队季中关厂休息六週,会否推动F1「无薪假」趋势?

今年有一项最大的改变,即是导入了KERS(动能回收系统),顾名思义,这项系统可将煞车入弯时多余的引擎输出回收、待出弯加速时再释放,这点是基于FIA推行节能减碳的政策,但是这项系统在F1的普遍发展并不成熟,可靠性和安全性都还有疑虑,因此今年尚在「宣导期」、并未强制使用。虽说着眼于明年统一使用,今年若能先把这玩意搞熟,长远来说是好的,但是着眼于今年争冠的车队,则可能尽量减少使用、或甚至不使用,结果不但令FIA推广汽车环保的美意大打折扣,也让奉行宣导的车队在今年先多了一笔开销。

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经济不景气,部分车队甚至取消实体发表仪式,仅对媒体公布摄影棚照片。

一颗电池7万欧元

今年F1所使用的KERS主流为充电形式,即类似市售车的混合动力系统、以引擎动力回充给电池,但在赛车极端环境的用途之下,开发此专用设备又完全是另一回事,因此FIA考虑专为KERS开放季中试车。

撇开研发成本不谈,系统本身的造价已经高得令人咋舌:充电式KERS的重点就在电池,Ferrari与Renault所採购的法国SAFT(该公司为军事工业电池专家,包括提供设备予美国F-22战斗机)电池单体要价3万欧元,而McLaren所採购的美国A123电池更高达每颗7万欧元。

根据Renault技术总监B.Bell所言,F1 KERS每颗电池的使用寿命不会超过四站,事实上许多车队更可能每站更换新电池(车队甚至不敢打包票一颗电池能否撑过整场比赛)。而联合国规定锂电池的空运必须个案核准,相关成本又高达50万欧元。

回归运动竞赛本质

2009年F1在赛车规格上的改革,已经可以说是近30年来首见,但是主张「除恶务尽」的M.Mosley仍不以此为满足,在先后统一(或计划)了轮胎、电脑、引擎、变速箱、车身之后,他甚至连燃油都想要统一,也就是各队均由同一家厂商提供油料,这固然可以再次降低开支,但对于厂商视为竞争战场的F1赛车来说,统一会导致缺乏产品竞争,厂商无法达到宣传效果,将令他们不愿投入资本,进而使得科技发展停滞,对于以尖端科技发展形象自诩的F1来说,这似乎是在开倒车。

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减少设备、缩减行程之后,也可以降低车队花在运输方面的庞大开支。

但M.Mosley认为F1应该回归运动竞赛的本质,也就是他觉得观众买票进场并不是要看厂商的竞争(毕竟观众看不出来车壳底下的改变、油料的配方),他们要看的是运动员(即车手)本身在完全相同的立足点之下所发挥的个人实力,毕竟,在如今以金钱堆起来的F1赛车上,只要你不是效力于顶尖车队,即便身为顶尖车手也很难有好表现,他认为这是不公平的!

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与积分成正比的驾照规费,让R.Kubica这样资浅的绩优车手蒙受不公平的负担。

讲到车手,相信你马上又能想到车队的另一项大开支,那就是车手的薪水:一名顶尖车手动辄3,000万美元的年薪,已经是现行(改革前)独立车队一整年的引擎预算,这在M.Mosley眼里当然不合理,但是车队愿意给车手多少薪水,这完全是市场机制,你能要求车手说:「抱歉,我领太多了,还是少一点好了」吗?好,不愿少领没关係,M.Mosley以提高赛车安全设备经费为由、今年再次提高F1车手的执照规费,被认为是对车手的变相剥削。

F1省钱大作战救急不救穷?愈救会愈穷?世界冠军是福是祸?L.Hamilton今年要付出将近22万欧元的驾照规费。

FIA一连串的激进改革,终极目标是想要把每支F1车队的年度预算压到5,000万欧元以下,这样光是依靠年终分红就大致可以自给自足、且可减低厂商的影响力。「公平」确实很重要,但F1赛车早已是商业化的厂商竞争,如果要把厂商竞争的元素完全撇除,那幺F1恐将流失部分「汽车迷」、而只留下真正的「运动迷」,这又会是正面的方向吗?

F1近年来的改革频率远高于以往,固然是在摸索方向,但是改革的代价就是一切重来,车队所投入的重新研发成本却过不了多久就又要「砍掉重练」,光是这样所带来的开销,就已经让小车队叫苦连天,这样到底还想要他们活多久?M.Mosley看的是未来的发展,但小车队看的却是今年能否撑过去……

世界最贵的「驾照」

2007年,F1车手的执照代价为基本费1,690欧元、前年度每得1个积分加付447欧元,去年M.Mosley无预警(也未徵得车手同意)将其大幅调涨为10,000欧元以及2,000欧元,当时已经引起反弹、并被认为这形同对绩优车手的「惩罚条款」;但M.Mosley认为成绩好的车手本来就薪水高,因此这很公平。。

我们都知道这其实是不公平的,车手的成绩和薪水并非成正比,有的车手坐领高薪没表现、有的车手薪水低但跑得好,因此M.Mosley说:「那好,把你们的薪水单都给我看看,我再来评估。」这时总算显露了他的真正意图,车手的收入其实都是业界估计值,他们也没有义务要公开这项隐私,但M.Mosley就是想要这些数字摊在阳光下。

既然没有人予以回应,他就索性变本加厉,今年再次提高为10,400欧元以及2,100欧元、外加保险费2,720欧元,依此计算,去年世界冠军L.Hamilton必须缴付218,920欧元才能换取他今年的参赛资格。
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